【佛教藝術】“掃地僧”牧溪的畫

牧溪,有作:牧谿。俗姓李,佛名法常,號牧溪,中國四川人,生卒年月不祥,宋末元初時代的僧人。南宋末理宗、度宗時 ,在杭州西湖長慶寺當雜役僧。禪宗有“神通及妙用,運水與搬柴”之說,牧溪如是,金庸《天龍八部》中的掃地僧亦如是。掃地僧的“神通”在于武功,而牧溪則于畫中體現其“妙用”。牧溪擅長畫佛像、人物、花果、鳥獸(如龍虎、猿鶴、禽鳥)、山水、樹木等。其實就是,沒有什么他不能畫的。

元代吳大素《松齋梅譜》中有云:“多用蔗渣草結,又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費妝綴。松竹梅蘭石具形似,荷蘆寫,俱有高致?!泵鞔箬b藏家項元汴藏有牧溪水墨畫花卉翎毛一卷,題跋中言:“宋僧法常,別號牧溪。喜畫龍虎猿鶴蘆雁山水樹石人物,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當,不假妝飾。余僅得墨戲花卉蔬果翎毛巨卷。其狀物寫生,殆出天巧。不惟肖似形類并得其意?!蓖砻鞲呱A信也在此卷上題跋:“這僧筆尖上具眼,流出威音那邊,鳥鵲花卉,看者莫作眼見,亦不離眼思之?!?nbsp;  

牧溪的風格拙稚粗細,自由放逸。也正因為他的拙稚與自由,有悖于所謂傳統,因此不被欣賞,并慢慢湮沒于中華畫壇。然而,在東瀛日本,牧溪以其“清幽”、“簡當”、“不假妝飾”,獲得了遠勝于故土的聲望、尊崇與知音。

《水墨寫生圖》卷,宋,牧溪作

紙本水墨,縱47.3cm,橫814.1cm

宋元畫流傳日本的最早的藏品目錄《佛日庵公物目錄》中,提到38幅中國繪畫,還記錄著一些中國畫家的名字,其中牧溪的名字與宋徽宗同在。日本東山文化時期的統治者足利義政(1436-1490)珍藏著279幅中國繪畫,其中40%是牧溪的作品。   

日本現代著名畫家東山魁夷對七個世紀之前的這位異國故人給予了極高的評價:“牧溪的畫有濃重的氛圍,且非常逼真,而他卻將這些包容在內里,形成風趣而柔和的表現,是很有趣的,是很有詩韻的。因而,這是最適合日本人的愛好、最適應日本人的纖細感覺的??梢哉f,在日本的風土中,牧溪的畫的真正價值得到了承認?!?p align="center">

這兩只鳥是最讓人感動的部分之一,“充分發揮了墨的功用,

憑借水的調配,使墨的意義凌駕于筆之上”,在此得以體現。

無獨有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也曾滿懷深情地提到牧溪:“牧溪是中國早期的禪僧,在中國并未受到重視。似乎是由于他的畫多少有一些粗糙,在中國的繪畫史上幾乎不受尊重。而在日本卻得到極大的尊崇。中國畫論并不怎么推崇牧溪,這種觀點當然也隨著牧溪的作品一同來到了日本。雖然這樣的畫論進入了日本,但是日本仍然把牧溪視為最高。由此可以窺見中國與日本不同之一斑?!比毡救税涯料Q為“日本畫道的大恩人”。

“禪”又作“禪那”,梵文是dhyana,意為通過沉思冥想而引導人得到自發性的領悟。禪宗畫,是禪宗僧侶用來印證人生體驗的藝術形式。它充分發揮了墨的功用,憑借水的調配,使墨的意義凌駕于筆之上;并且不僅作為一種形式要素,而且作為整個心靈的自然流露。畫僧牧溪的作品中,常常以水與墨的交融糅合,濃揮淡抹,兩三筆之間,就能畫出西方繪畫中要幾天才能找出的透視關系。畫中幽遠超然的留白,更加令人感動,似乎天地之間,只剩你與他筆下的一只蜻蜓、一顆蘿卜、一只小燕。生命原本就是這么簡單。

廓庵禪師的《十牛圖》中有言“水自茫?;ㄗ约t”,頗能印證牧谿作品真義。大自然存在物自有其具足之本質,吾人對大自然之觀照與個人之親身體驗而有所差異,或者視其表徵符號,或者是概念的表象而已。駐足河邊,眺望河水,一切自然對象與我們之間,只在于經驗當下真誠感受。萬物百態的真諦只在經驗之清澈而非概念之深邈奧邃。一切世間現象本于自然,卻因為自己對于事物觀點的差異而有所不同?!稛o門關》有云:“大道無門,千差有路,透得此關,乾坤獨步?!便郎缡篱g分別知見的開悟之道,雖有無窮道路可攀尋,如能洞悉“一切唯識,萬法唯心”的最根本意涵,就得以超越時間空間差異,了知大道本無差別,筆墨處處皆足以映見山河大地,筆簡而意賅亦足以直超如來境地。藝術創作者必須在創作過程中放下技術、心念等一切現實界的聯想與觀念。這時當時感受到“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來”(《碧嚴錄》)的真義。不論是畫上柿子或者現實界的無數柿子都不存在著任何概念意涵以及符號意味,只是最簡單、最切近我們生活的萬象之一端而已。心中的一切影像、情感、概念的騷動,所有試圖對于畫面意涵加以比較的念頭,一切筆墨孰為主次的觀念都在瞬間之間,如水中月現,境與月了無差別。歷經生命磨難的生命解脫之尋求者,一日與這幅《六柿圖》相對時,無須多言,便能體驗到靈云志勤所吟詠的:“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后,直到如今更不疑?!保ā秱鳠翡洝罚┒嘌酝魅?,只在相覿瞬間。 

右邊那兩只菱角,一立一臥,只需幾筆,透視盡顯。

牧溪的繪畫,獨能于平淡天真之中揭示生命意識的真諦。此卷所繪折枝花果、禽鳥、魚蝦及蔬果,筆墨簡淡,平平常常,在畫幅上隨隨便便地擺放在一起,看來就是最為常見的與我們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的景象,但是卷中墨色的氤氳、排列的錯綜、變化的神奇,卻又分明深蘊著禪機。這些平常物象的背后是不著筆墨的大片空白,這種“知白守黑”、“計白當黑”的處理,使得畫面中本不相關聯的事物各自相對獨立又可合而為一,畫意更為完整而富于張力,給觀者以想象的空間,正所謂“于無畫處皆成妙境”。整幅作品充滿著一種寧靜、自省、淡泊的內在精神,使觀者有“萬物靜觀皆自得”的會心感受,耐人尋味。牧溪的繪畫,寫生功底極深,此幅亦是“肖似形類,并得其意”(項元汴語)的形神兼備之作。沈周卷后題識稱:“不施色彩,任意潑墨,儼然若生?;匾朁S筌、舜舉之流,風斯下矣?!?p>

文章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感恩!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As5Tk5C70BMgYvwBYBjjumpuHVZJsRG55twOdT4swiaJIbTaeIIKLmgI0BesJEQdAiboAuUHxo26cHiaYSicTW42Dw/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_亚洲国产在线2020最新_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