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關愛好人”基金】致敬好人丨她出錢出力做公益,志愿服務群眾16載

孔祥玉是深圳市龍華區龍華街道景龍社區可可沙龍黨群服務V站的負責人,她2004年開始接觸志愿服務,2009 年加入龍華區志愿者隊伍,至今志愿服務時長超過5500小時。她的身影時常出現在醫院、養老院和汽車站等地,陪護病人和寡孤老人,為旅客指引方向……

01

孔祥玉出生于湖北宜昌的一個小山村,奶奶自幼教導她要與人為善,多做好事。每逢下大雪時,奶奶都會清除門口道路積雪,鋪上煤沙方便過往行人。兒時的孔祥玉耳濡目染,在心中種下了善意的種子。

2007年,孔祥玉隨夫遷到深圳,感受到了這座城市的溫暖,談及十多年來堅持志愿服務的動力,她回答:“因為深圳對我們的包容和接納,我們這也算是一種回饋?!?/p>

2009年,孔祥玉加入龍華區志愿者隊伍,積極參與各項志愿服務,被公認為龍華區志愿者隊伍中最活躍、熱心的志愿者之一。

2011年3月,孔祥玉得知龍華區弓村的4歲女孩小樂平患腦瘤無錢救治,在深入了解小樂平的情況后,孔祥玉開始組織募捐,一開始只籌集了3萬多元,離10萬元的手術費還差很多。

為了幫小樂平籌集手術費,她和志愿者甚至嘗試給某藥廠折說明書?!罢?個1分錢,當天我們賺了300多元。藥廠的老板過來收貨,看到我們這么辛苦,當場捐了200元?!笨紫橛裥χf,雖然錢不多,但是對于小樂平來說真的很重要。

“醫生說小樂平的手術成功率只有50%,但就算有1%的希望也要救啊?!鄙頌槟赣H的孔祥玉特別能理解小樂平父母的急切心情。

孔祥玉奔走呼吁、動員募捐,最終募集了11萬元。小樂平的手術十分成功,小樂平的媽媽也成為了志愿者隊伍中的一員。

同年11月,孔祥玉為患脊椎腫瘤的女孩馮澤霞籌集4萬余元愛心善款,幫助小澤霞成功進行手術;她還為患心肌梗塞的志愿者春叔籌集醫療費2萬多元,緩解了春叔一家的生活壓力;幫助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小女孩萱萱籌集5萬元手術費用。

2011年以來,孔祥玉先后為10個病困家庭發起募捐倡議,籌集醫療費用,讓這些深陷困境的家庭看到新的希望。

2012年,孔祥玉作出一個慎重的決定:在深圳紅十字會簽署了器官和遺體捐獻志愿書,在身故后將自身全部器官無償捐獻給社會。

02

2014年年底,孔祥玉在家人的支持下,辭去工作全職從事公益事業,她自掏腰包投入6萬多元成立 “可可沙龍”公益驛站,開展關愛自閉癥兒童、義剪等多項公益便民活動。

驛站逐漸成為了志愿者們的聚集地,為社區居民提供常態化服務,然而由于孔祥玉家中老人生病,驛站又沒有任何經費收入,她無力再負擔驛站的經營費用,一度想要放棄。2015年10月,龍華街道黨工委將“可可沙龍”公益驛站納為社區黨群服務V站,為孔祥玉解決了燃眉之急。

2016年3月,孔祥玉在可可沙龍黨群服務V站設置了一面“小衣大愛”愛心墻,志愿者和社區居民得知以后,紛紛捐贈出家里的閑置衣物,讓社區有需要的人士和流浪人員免費領取和置換舊衣物。

因為愛心墻管理到位,衣服干凈整潔、擺放有序,每天來捐贈和領取衣服的人絡繹不絕,3年內愛心墻共接收和發放衣物達4萬件多件。

孔祥玉還在黨群服務V站門口設置了環衛工人愛心歇腳點,為周邊環衛工人免費提供茶飲,一直延續至今。

2017年7月,孔祥玉和伙伴們注冊了可可沙龍志愿者協會,推進志愿服務常態化開展。孔祥玉經常帶領社區志愿者開展交通文明勸導活動,空巢獨居老人義剪、關愛陪護活動,關愛城中村流動兒童“朵朵英語角”課堂等公益活動。

從清晨到日暮,孔祥玉全身心地投入到志愿服務中,16年來沒有領取一分錢的報酬,但她樂此不疲。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帶動身邊的朋友加入到志愿者隊伍,用真誠和愛心傳遞著社會正能量。

涓涓暖流,溫暖人心

我們呼吁

點擊閱讀原文

進入廣東省“關愛好人”基金捐款頁面

致敬好人的同時

也為生活需要幫助的好人

奉獻愛心

讓他們在傳播正能量的同時

生活也能得到些許改善

轉載 | 文明廣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GOibcickMTtQic88lmCQgVHK4QST6CYW8cqnNiahwJ39VBN3Oiaw6VrD1PoXxaMTlib1M7LjN0yn9w5bEE75ZQjibibHg/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_亚洲国产在线2020最新_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